https://www.uskalmaty.com/

“家乡的味道”主题征文:我心中的特色美食—

  近日,中国科大第六届美食文化节发起“家乡的味道”主题征文活动,蜗壳学子们踊跃投稿,以或清新隽雅、或俏皮可爱、或情真意切的文字,生动描绘了藏在记忆深处那一道道最温暖的“家乡味道”,这些文章不仅展示了祖国各地的特色美食和地域饮食文化,更蕴含了一份份对故乡、对亲人的深情厚意。本报即日起,将陆续刊载,以飨读者。

  “重工业喊麦,轻工业烧烤”,在这个东北人备受调侃的时代,人们对于东北美食的印象,烧烤之外,小鸡炖蘑菇、猪肉炖粉条、锅包肉都是历经多年考验,成为了今日东北菜的代表。但我这里想介绍的,是仅存在于我的家乡----沈阳的一道特色小吃,它就是老四季鸡架,一道离开这座城市就见不到的美食。

  一只鸡从制作到送上餐桌,可以开玩笑的讲:鸡翅鸡腿鸡胸肉被肯德基拿去炸鸡了,鸡脖鸡头鸡爪子被阿雷拿去做了卤味,剩下的架就被送到了老四季。鸡架也就是鸡的主体骨架,肉少骨多,一般不会做成正菜,因此价格便宜。聪明的沈阳人,充分发掘了这一堆骨头的价值,将它做成了一道仅需几元钱就能享受得到的肉类美食。

  老四季鸡架的制作方式也比较简单:洗净的鸡架放入加有香料的清水锅里沸煮;煮熟捞出便可食用。如果你正好赶在出锅时进店,那便能第一时间享受到这道热腾腾的美味。鸡架上桌颜色金黄,裹在骨上鸡肉纤维感突出,骨架整体富有弹性。简单的做法,鸡汤的鲜亮美味灌注到了鸡肉和脆骨的咬劲儿之中,即使是不加配菜也是滋味十足。老四季的鸡架配菜底盘是榨菜末加香菜末,这种搭配仍以突出鸡架的咸鲜为主;桌上则配有酱油,醋,以及我最爱的炸辣椒。这儿的辣椒炸的香气扑鼻,入口焦香而不辣,能让你为了今天无与伦比的口感,忘记明天的“伤痛”。当然,煮鸡的汤也不能浪费,特色抻面放入鸡汤,上桌即成本餐的主食-----“冬暖夏凉兰香面,春华秋实神州汤”。

  用力剥掉附赠的鸡屁股,掰下柔软的尾椎骨;将鸡锁骨从中间“劈”成两半拆下,从鸡颈开始清理鸡的气管和连接着的肺;将护胸的软骨拆下,先左后右地将鸡肋骨一排排撕开;去除鸡腿根部附近仍连着的鸡皮,撕开前腹的两片厚厚的肉;将鸡的“髋关节”与亲密结合脊椎骨分离开来,一只鸡架的拆解过程就大工告成了。食客在拆解鸡架的过程中,加深了对鸡的身体结构构造的理解,甚至可以类推到人体的结构——从一道菜衍生出的是生命科学的知识。吃鸡架和吃其他连骨的美食一样,拆和咬的过程本身也是欣赏和享用美食的过程。

  现代城市的快节奏生活,拉近了人们空间上的距离,却也疏远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。如果你有兴趣在老四季里坐上一会,你就会发现这里如当年的市井气息,仿佛老城缩影一般的“小沈阳”。这里有只点上一碗面条,三五口吃完离去的匆忙上班族;也有附近工作,前来大快朵颐的老铁;既有开着豪车,前来回忆美好滋味的大老板;也有能一口气吹上一瓶老雪,大发体育注册脚踩几十空瓶的小老弟。既有一家三口的其乐融融,又有朋友同事之间的交情交心。可能有一百分贝,也可能烟雾缭绕,但这就是寻常百姓的生活,都在这一口鸡架,一口面条,或是一瓶啤酒之中。

  在我很小的时候,鸡架是我补习功课,周末出游的奖励大餐;上了初中高中,鸡架是和父母汇报学业,偶尔放松的休闲美食。在科大的9年,我远在合肥,鸡架则是我心心念念的家乡美食。每逢寒暑假回家,我都会和父母一同去吃鸡架,美味自不必多说,更更重要的,它是我和父母情感交流的纽带,是陪我成长、有滋有味的伴儿。2019年春节回家吃过老四季鸡架后,我还特地发朋友圈纪念,获得众多亲朋好友点赞。

  鸡架子没有山珍海味的奢华,但它所凝结的,是沈阳千万个像我们家一样普通家庭的生活历程和乐趣,以及对这座城市连绵不断的一种情结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